帮病人渡过生命的岔路口

  • 2020年4月25日

帮病人渡过生命的岔路口 | 白衣战士战疫日记

比十几年前抽出第一管血气还要激动

“目前的手段,就是中西医结合、协同作战。”张忠德说,对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的中西医治疗,目前取得的效果还是比较好的。“到目前为止,我们总共收治了124个病人,出院跟转出的病人到18日下午刚好是50个,我们也感到很欣慰。”张忠德说:“我们这个团队,虽然是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治病救人,但我们得到的是全国中医人的支持,是集全国中医人的智慧来制定诊疗方案的。”

在“频繁上线,答疑解惑”的呼吸ICU高东晗老师的指导和帮助下,我们这些非专业科室的“小白”迅速成长,无创呼吸机,有创呼吸机,经鼻高流量,密闭式吸痰,不敢说得心应手,大家操作起来也是有模有样,都可以及时发现问题并及时解决。对于病情危重的患者,我们加强巡视,密切观察,有异常及时和医生沟通对症处理。症状相对较轻的患者,我们则会在治疗和护理的同时,给他们更多的关心和照顾。每次进病房,尊敬地称呼一句叔叔、阿姨、或者爷爷、奶奶,他们也会很开心。

出发时我们护士长一直叮嘱我,冲前先做好自己的防护,她怕我冲得太快了。

信任,是我们胜利的基石!

专家建议:进一步加强对无症状感染者的监测与隔离

疫情防指回应:核酸检测结果阳性,但不属确诊病例

晚上五点,这天是我这一组接班。同往常一样,我们把患者的晚饭带进了隔离病房。为给患者补充蛋白质,加强营养,我们每次都会给患者额外准备一盒牛奶或者酸奶。

2月19日 武汉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 晴

国家卫健委前方工作组防控组专家吴浩曾表示,也可能有一些散在的病例在社区,因为有一部分无症状感染者,或潜伏期较长的患者,在这方面要做好相关预案。

这位老先生很有毅力,一直在坚持,并配合大家的操作。我们每次到他床旁时,都会给他鼓劲,为他加油。这时候老先生就会努力眨眨眼睛。每每这时,我心里就酸酸的,总想多为他做些什么。

多位医生认为,此前疫情严重的时候,防控和医疗资源主要向确诊、疑似、密接人群倾斜。随着当前疫情进入新阶段,为巩固抗疫成果,防范疫情反弹风险,应高度重视无症状感染者的问题,把进一步加强监测、隔离纳入未来的工作重点中。

赵旭明 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核工业总医院)急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拔针以后,我一手按压止血,一手不停地旋转这管珍贵的血气标本。一会儿,小孙护士又返回来接替我按压止血,我赶紧去进行血气分析,血气分析仪工作正常,一切顺利。患者代酸、呼酸同前,血钾5.4mmol/L,并不高。

2月19日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 晴

在医院,遇到焦虑、紧张的患者,张忠德常常拿自己举例子:“我得过非典,现在还不是好好的,你们更要有信心挺过去!”

检查完,我检查了各个仪器的运转情况后,又为患者擦拭了身体。如此一套流程下来,我早已是汗流浃背,防护镜也因雾气变得迷糊不清。

救治过程中,张忠德根据病人的症状、体征,采用中药“组合拳”对症下药。“药物有汤药、冲剂、颗粒剂,也有中成药和注射剂。”他说,他们针对每个病人的特殊情况,又在后续治疗方案中进行了个性化调整。

工作中我是急脾气,每次我焦躁的时候,会想起你们那句“田麻麻,你别着急”。都会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这里的患者时常对我们竖起大拇指夸赞,其实我们都知道,是我们遇到的每一位患者,让我们有了今天的自信和沉着。也只有不断努力,才能更好护佑他们的健康。

2月18日 武汉同济医院 晴

我说:“这回你还是放心,相信我吧。”

目前,累计解除隔离医学观察4342人,尚集中隔离医学观察228人。(完)

记者20日晚走访该社区,向社区书记陶正太求证网传内容是否属实。陶正太表示,这份公示的确是社区发布的。记者追问是否有证据表明有1例新增病例,陶正太向记者展示一张网络截图,并表示这是“健康武汉”App上新增确诊病例的核酸检测结果。

武汉市一位感染科医生介绍,无症状感染并非新冠肺炎病毒的独有现象。事实上,大多数传染病都分为显性感染、隐性感染。对于新冠病毒的无症状感染者,目前采取的是隔离等积极防控政策。

22日凌晨,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涉疫大数据和流行病学调查组对以上网传的四个问题一一做出情况说明。

2月19日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 晴

记者查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监测定义条款中将疑似病例、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等分别单列,其中对无症状感染者的定义为:无临床症状,呼吸道等标本新型冠状病毒病原学或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阳性者。

出隔离病房脱防护服时,意外发现自己肩膀部位的防护服外层布满了晶莹剔透的水珠,原来汗水已经渗透突破了防护服,但愿这款防护服不会反渗。

37床是气管插管的患者,目前偏左侧卧位,右侧腹股沟暴露充分,站在患者右侧、采集右侧股动脉血顺理成章。然而,当我触诊了右侧股动脉后,竟完全无法触摸到搏动点,还是去左侧吧。

今天天气晴朗,心情愉悦,因为有好几位患者核酸检测已经转阴,可能很快就要出院了。

周晓晨 江苏省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核工业总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师

第六版防控方案对确诊病例临床表现的描述有三条:发热和/或呼吸道症状;具有新冠肺炎影像学特征;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淋巴细胞计数正常或减少。

一位病人是年轻壮小伙,每次发饭时,大家都会尽量多给他一些,让他吃得饱饱的!我们和患者一起对抗病魔,一起战斗。春暖花会开,阴霾总会散。樱花烂漫时,我期待可以看到武汉街头熙熙攘攘,人们都摘去口罩,露出由衷的微笑!加油!!

在新冠肺炎患者治疗中,气管插管、有创呼吸支持是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对学急重症医学专业的我来说,平时插管是基本技术,但为新冠肺炎患者插管,无论是心理上还是技术上,却面临巨大挑战。当你打开患者气道,意味着打开了病毒的大门。为减少风险,我们得穿上几层防护装备,这会使动作迟缓,让平时简单的气管插管操作变得较为困难。但当真正面对垂危患者时,为与时间赛跑,我们都得争分夺秒。我一直也认为:医生最大的作用,是帮病人渡过生命的岔路口。

硚口区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并非个例。武汉市一家医院感染科主任介绍,该院排查医务工作人员,发现两例无症状感染者,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实际并未有任何症状。

“哦哦,原来是你啊,来自苏州的男护士”。

在普通内科病房,医生负责采血,采血后的按压止血、上机分析等,则由ICU护士辅助完成。在隔离病房里,看到护士们忙得不可开交,我决定自己搞定。

陶正太解释,这名张姓患者原本是就医诊治脖子肿大,核酸检测排查发现阳性结果。3月19日晚接到排查结果通知后在小区公示新增1例确诊病例,提醒居民注意安全防护。

在我们病区,有一位老先生,因病情严重,进行了气管插管。这是一般人很难承受的,更何况是一名神志清醒的老年患者。

“我的工作主要分两个部分,一来我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家组成员,要采集好临床患者的第一手资料,制定和修订国家推出的中医治疗方案;二来我们还援助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组建病区,共3个病区105张床,其中广东省中医医疗队管理两个病区70张床。”张忠德告诉记者,在组建过程中,大家对疾病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入。

记者注意到,硚口区防控指挥部的回应中,只提及张某某没有第一条临床表现,没有提及是否有后两条临床表现。

近日网上流传的一篇名为《我最难忘的一天》的文章引发关注,文中称是“湖北一位主流媒体记者把自己3月19日从凌晨到晚上、亲身经历的3位患者入院救治的经过,写成了真实的文字,发布在朋友群。”

张忠德是广东省中医院党委委员、副院长,同时还担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专家组副组长、国家援助湖北第二支中医医疗队队长、广东省中医医疗队队长。

硚口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回应称,因3月19日晚社区了解到张某某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误认为其是确诊患者,为提醒社区居民做好居家防控、提高警惕,在小区内发出了通知。3月20日下午,社区已向小区居民解释其不是确诊患者。

记者追踪调查武汉市近期几个新增确诊病例,发现临床表现上有的患者同张某某一样,没有发热咳嗽等症状,但由于CT检查结果显示肺部有感染,被计入确诊病例。比如,武昌区15日一个新增确诊病例,排查发现血清抗体阳性,患者没有发热、咳嗽等症状,CT检查肺部少许感染。

18日凌晨2点30分,我才下班回到酒店。算起来到武汉已经十天了,各种规范的落地,使早期忙乱的医疗工作慢慢变得井然有序。

定下心来,我认真感受着脉搏的跳动,一针见血。血气分析结果比之前查的好了一些,所有人都为他高兴。有医生推着床旁超声来了,患者无法动弹,不能配合摆体位,我就轻轻抬着患者的腿,完成了所有检查。

2月18日 武汉同济医院 晴

1月24日,大年三十。下午3点多,张忠德坐上开往武汉的高铁,当晚8点多钟到达。

按SDR计值,2019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927亿SDR,其中,货物贸易顺差2395亿SDR,服务贸易逆差1365亿SDR。资本和金融账户中,直接投资顺差464亿SDR。

尽管此时也无法准确区分究竟是患者的股动脉搏动,还是由于按压过狠我自己的脉搏跳动,来不及迟疑了,机不可失,我赶紧原位进了针。有血出来了,颜色和流速都正常,是动脉血!不知为何,我觉得自己的心情比十几年前刚进临床抽出第一管血气时还要激动。

第六版防控方案指出,无症状感染者也可成为传染源。那么,对于无症状感染者后续应如何管理、救治?

重症护理工作确实很累,但通过我的努力,很有可能挽救一条生命、挽救一个家庭,我很自豪。我有着重症护理人都有的“本能”,一看到患者不适就要马上冲上去的“本能”。

该文反映的主要问题有:玫瑰西园社区新增2例确诊病例、丽水康城小区又有新增病例、同济医院新增100多例新冠确诊病例、放鹰台社区一刘姓婆婆在湖北省人民医院就诊遭到推诿。

在这场战役里,我们用心感受着每一位患者对生命的渴望,践行着医者最初的理想。我们和武汉同呼吸、共命运,唯有坚持、坚定、坚守。因为除了胜利,我们别无选择。等疫情过去,等我们回来,继续并肩作战!

有过危重症救治经验的医护都知道,如果经验丰富的护士都采不出静脉血,除非患者本身血管条件过差(多为高龄老人),否则,一定是患者病情极危重,影响了外周循环。

听到我的话,同屋的几位患者,默默地流下了眼泪。一位胃口不佳的患者更是拿起他已放下的饭,吃了起来。吃的很努力很努力。看到此景,我有些感动也有些喜悦,感动于患者对我们发自内心的关怀,喜悦于患者对病魔抗争的努力。

晚上10点左右,一个病人病情恶化,必须尽快给予有创呼吸支持治疗。接到通知,我立即从宿舍赶到医院,换上防护服,迅速进入病房,完成呼吸机、患者准备,随后在插管小组的配合下,完成了本病区的第一例气管插管、有创机械通气。当抢救结束,看到患者情况慢慢改善,心里特别高兴,这就是医生的职业魅力所在吧。

除此之外,还对病人采取了外治法治疗。外治法主要采取针灸、按摩,打八段锦、太极等方式,“在一些病人的身上,效果立竿见影。之前有焦虑得睡不着觉、腹胀得吃不下饭的病人,用了外治法之后,既睡得着觉,又有了胃口。”

其中,关于“丽水康城小区又有新增病例”的回应是:经查,小区居民张某某为无症状感染者,根据《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的通知》,非确诊病例。

但是患者的“肚子”恰好挡住了左侧腹股沟。比划来比划去,根本无从下针。一不做二不休,还是扎右股动脉!安装好血气针、充分消毒,隔着手套,我一点一点仔细感受患者股动脉的跳动,有那么一瞬间,都有了脱下手套的冲动。突然,我貌似感受到了一点搏动。

看着他静静地躺在床上,不能言语,不能动弹,我满脑子就只剩下一个想法:一定要帮助他尽快好起来。只能卧床还有些水肿的患者,皮肤容易出现压疮,不光要注意骶尾部,还要预防管路对皮肤的压疮。

医疗队独立接管重症病房的第一天,作为第一组进驻病房的先锋队,我们接诊了17个危重患者,20分钟以内先后推进来四名病危患者,SPO2(血氧饱和度)均在70%以下,其中两位SPO2不足50%。最严重的已是休克状态,周身湿冷花斑。李姝和我,默契地对视了一下,一人负责两名患者,给予初始诊治,连接无创呼吸机管路,以最短的时间让患者得到有效的治疗。看着他们氧合逐渐回升,生命体征趋于平稳,我们舒了口气。瞬间有种回到三院抢救室的感觉。在病人的无助眼神里,仿佛我们的工作是那濒临绝望的眼神中最后一丝希望,是他们生命里的那一道光。

2月19日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 多云转晴

2月19日 武汉同济医院 晴

王长亮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援鄂医疗队

20日,硚口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回应称,经全面调查,韩家墩街综合社区丽水康城小区居民张某某,因淋巴结肿块(大脖子病)去医院就诊,体温正常,无发热咳嗽等症状。新冠筛查第一次核酸结果为阴性。3月19日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并收治入院。根据《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的通知》,张某某系无症状感染者,不是确诊病例。3月20日再次采集患者痰拭子、咽拭子,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有一天,我接管了一名上呼吸机的重症患者。

据了解,从临床数据来看,中西医结合治疗、协同治疗手段介入后,重症转轻症率有所提升、重症转危重症率有所下降。“在缩短平均住院天数、降低危重症死亡率方面,数据显示也较有效,后续还需要更进一步观察,目前中医、西医团队都正在做这方面研究。”张忠德说。

记者注意到,这名张姓患者63岁,有两次核酸检测:第一次采样时间为3月17日,送样机构为武汉市肺科医院,检测结果为阴性;第二次采样时间为3月18日,送样机构为速8酒店隔离点,检测结果为阳性。

工作中的陈洪云(左)和王长亮(右)

庆幸的是,老先生经过治疗,情况比较平稳,希望他能好起来。

记者查阅武汉市每天发布的新冠疫情动态,其中有疑似病例、确诊病例等统计数据,但并没有无症状感染者的相关数据。

按SDR计值,2019年四季度,我国经常账户顺差292亿SDR,其中,货物贸易顺差894亿SDR,服务贸易逆差434亿SDR。资本和金融账户中,直接投资顺差211亿SDR。

接班时了解到,37床昨天开始由少尿进展到无尿,24小时入量3000ml,尿量仅200ml,利尿效果不佳。而且,今天早上静脉血也采集不出来。

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毕竟戴了3层外科手套。后来在阿婆的配合下“一针见血”穿刺成功。其实类似的情况几乎每天都在病区里上演。

张忠德说,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提醒我们,务必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既要勤洗手,又要规律作息,增强抵抗力。“现在的人,有的太不爱惜身体了,经常熬夜,吃饭也不规律。”他说:“中医有句话,叫做‘正气内存,邪不可干’,就是说,增强体质才是最好的预防。”

为与时间赛跑,我们都得争分夺秒

林玉晶 国家援鄂医疗队员、北医三院老年内科医生

最幸运的是,我们的患者个个都是好样的。

“我所在两家医院的发热门诊病人数量在大幅度下降,收治病人的数量也有所下降。看媒体公布的数据,和我们了解的情况大致符合。战胜疫情,我的信心很足,胜利曙光就在前方。”张忠德说。(记者 张意轩 付文 王翔宇 贺林平)

“今天早晨称了一下,发现体重降了9斤。”张忠德笑着说,前线医生工作都很累,“现在,很多危重症患者收进来以后,你得想办法不让患者的病情继续恶化下去,要想办法治好病。任何一个医生看到这种情况,都会全力以赴的。掉几斤肉没问题,回到广州一个月又长起来了。而且,我年纪大了,还难得老来瘦。”

田慈 国家援鄂医疗队员、北医三院急诊科医生

“小伙子啊,新闻上说全国各地捐赠物资,也给你们医务人员送奶送水果。你们是不是把这些又发我们身上了?”一位患者拿着刚发的牛奶问我,语气亲切带着焦急,“你们把营养品都发给我们了,你们怎么办啊!”

北医三院急诊科的兄弟姐妹们:

郭京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援鄂医疗队

在隔离病房工作辛苦是一定的,但我很幸运,拥有配合默契的战友,和坚强的患者们。

想想自己这次困难重重的采集动脉血操作,更加佩服医护团队中的护士兄弟姐妹们了,他们为了高质量完成工作,每天不知要克服多少类似甚至更大的困难。

王明春 国家援鄂医疗队员、北医三院骨科护士

2月19日,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晴

按美元计值,2019年四季度,我国经常账户顺差401亿美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1229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597亿美元,初次收入逆差257亿美元,二次收入顺差26亿美元。资本和金融账户中,直接投资顺差290亿美元。

短短几天,我和搭班的陈洪云就可以通过眼神知道对方需要什么,完全不需要言语,这就是经过“战火”洗礼才有的啊。

我把静脉留置针接着三通的地方都垫上了纱布,妥善进行了固定,并检查了患者的末梢循环情况。这时,我接到了血气分析的医嘱,要给患者采集动脉血了。消毒好的手指按压在股动脉处,我都分不清是自己还是他的动脉波动了。

网上流传一张截图显示,硚口区韩家墩街综合社区3月20日发布一份公示,截至3月19日24时,丽水康城小区12栋新增1人确诊患者。

按美元计值,2019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1775亿美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4628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2614亿美元,初次收入逆差340亿美元,二次收入顺差102亿美元。资本和金融账户中,直接投资顺差591亿美元。

“您们先吃,多吃点、身体好了,我们就开心了。”我宽慰着患者。

在这场战役里,我们更加深刻地感受到生命的坚强和脆弱,有病人恢复健康的激动,也有病人离去的遗憾和痛惜。虽然医学有限,并不是所有疾病都能治愈,可总想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还能不能做得更好,不让他们离开……

防控方案:疑似病例、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等分别单列

我说:“别怕,你忘记了吗?上次的留置针也是我给你打的。”

12:30,我接替上一组医生进入病房。危重病人床旁交班后,付源伟医生在离开前向我简单介绍了本病房血气分析针和血气分析仪的用法。

在武汉,早晨6点多起床后,张忠德就一直忙碌,每天都要工作十五六个小时。“白天没时间休息,就在坐车时见缝插针眯一会儿,吃饭也很快。”2月17日,张忠德从早晨7点开始工作,晚上回到宾馆已经10点多。“又接着修改治疗方案,等弄完已经深夜1点多。”

陶正太介绍,张某某的两个密切接触者,目前已经进入酒店集中隔离观察。

动脉血气分析,是一种先采集动脉血,再利用血气分析仪分析血液标本的检查操作,目的是评价患者呼吸功能及酸碱平衡等状况。平时,这个操作绝对是内科医生和外科护士的“拿手好戏”,但当穿上厚重的防护服、戴着防护眼罩,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正月初二,专家组兵分四路,分头出击。张忠德带队前往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重症病区,花了近3个小时采集数据,“把重症患者都看了一遍”。当天还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组织的来自全国的专家顾问一起,讨论了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第二版。

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介绍,在实际救治工作中,发现无症状感染者后首先要隔离,防止其成为传染源。由于他们只是病毒携带者,没有症状,一般不会对其进行治疗,最多开点抗病毒药。

大家听到这个消息都非常开心,工作上更是干劲十足!

除了胜利,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对广东省中医医疗队60名队员进行严格培训,坚决做好防护、杜绝感染。”张忠德说,以前的培训全部归零,现在培训合格才能上岗。60名队员中,有37人是共产党员。“我们开了党支部会议,决定第一批进隔离病房的,必须是党员。”一个星期之内,医疗队有20人写下入党申请书。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赶到了武汉最早、最集中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金银潭医院。来不及多说,张忠德就穿上防护服进入病区采集相关资料。“采集直到下午1点才结束,干了5个多小时,共采集了28名患者,通过中医四诊合参,了解他们的发病症状、流行病学史等。”张忠德说。草草吃过午饭,他们就开会研究。

段洪超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援鄂医疗队

在硚口区防控指挥部的回应中,张某某“体温正常,无发热咳嗽等症状”,第二次核酸检测阳性。根据第六版防控方案,“张某某系无症状感染者,不是确诊病例”。

今早要承担大约三十多个病人的治疗。来到一个病人床位前,透过护目镜看到病人的表情有些紧张。我问“阿婆怎么啦”,她说“有点害怕”,紧接着她就把手伸了过来。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是手上的留置针没有了。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第六版防控方案在报告订正相关条款中还规定,无症状感染者如出现临床表现,及时订正为确诊病例。

17年前,他冲锋在抗击非典第一线,在救治重症非典患者时不幸感染,在生死线上走过一回。这一次,已56岁的他又来到火线,“我只不过是换了个工作地点”。

任何医生都会全力以赴

第六版防控方案中提到,无症状感染者主要通过密切接触者筛查、聚集性疫情调查和传染源追踪调查等途径发现。记者近日追踪调查武汉市前期几个新增确诊病例的密接人员,发现其中排查出了个别核酸阳性案例,实际未计入确诊病例。

wartimers.com

E-mail : mail@wartimers.com